调查:985毕业生月入过万 七成应届生月薪不足六

调查:985毕业生月入过万 七成应届生月薪不足六

时间:2020-01-09 08: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985毕业生月入过万,七成应届生月薪不足六千

  差距从初步踏入社会就拉开了

  大学毕业生质量的评估,需要多个维度。不过,薪资作为一项明显的指标,或可管中窥豹。

  日前,清华、北大、南大等多所高校相继发布了《2019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详细介绍了每所高校的毕业生规模与结构、就业率与升学状况、就业流向与薪酬水平,引发舆论关注。

  与这些985高校毕业生月入过万相比,普通高校毕业生的薪资还徘徊在纳税起征点左右,差距从初步踏入社会就拉开了。

  月入过万

  即便是本科毕业,985毕业生也能月入过万。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9年就业报告出炉,平均年薪18.13万。其中,本科生平均年薪12.12万,月薪超过1万。

  上海交通大学2019年本科毕业生的薪资更高一点,平均签约年薪13.51万元,月入过万妥妥的。

  根据南京大学发布的《2019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平均年薪为16.26万,其中本科生平均年薪高达14.62万,平均一月超过1.2万。

  时间倒推,南京大学2017届被调查毕业生的薪酬水平,就已经达到了12.75万元/年,2018届为14.41万元/年,2019届为16.26万元/年。

  985高校的含金量,通过毕业生的薪酬,最直观地展现出来。

  中国薪酬网的统计数据也显示,有高校2017届毕业生的平均月薪已接近1万,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均超过9000元。在8000至9000元之间的高校一共有38所,统计来看,基本都是985或211高校。

  大学生在象牙塔磨砺数年,毕了业一头扎进滚滚红尘,大展拳脚之际免不了要讨论月薪几何。

  在知乎上,就有一条热帖“刚毕业就月薪过万,是种怎样的体验?”其中一条高赞回答写道:机械狗,刚毕业第一份工资税前刚好1万整,体验就是心酸,心酸,心酸。

   不足六千

  如果月入过万都心酸,那不妨想想月薪还挣扎在纳税起征点的普通高校毕业生们。

  就在几个月前的热搜榜上,“应届生月薪不足六千”还一度冲上过第一。智联招聘2019年的调研数据发现,七成应届生签约月薪不到六千元。

  截至2019年8月底,企业为2019年应届生开出的平均招聘薪资为5610元,BOSS直聘出炉的《2019应届生求职趋势报告》显示。

  如果月薪不到6000元,意味着与纳税无缘。5000元的个税起征点,再加上租房支出的专项扣除,就把6000元的薪资稳稳盖过了。

  名校与普通高校的差别,体现在2019年应届生的薪资上,就有了显著差距。BOSS直聘的数据显示,双一流建设高校毕业生的平均期望薪资达到6721元,较整体高出27.3%。

  根据《2018中国大学生就业蓝皮书》,985、211高校毕业生薪资普遍高于一般院校毕业生。而根据《2018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薪酬水平排行榜TOP200》,排名160位后的高校毕业生,平均月薪都在4500元以下。

  且不谈薪资几何,800多万的应届毕业生大军,能拿到满意的offer已属不易。

  根据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2018届本科毕业生“受雇工作”的比例为73.6%,连续5届持续下降。

  反观985高校毕业生,他们还会继续深造,直接就业的其实只占小部分。以北京大学为例,2019届全校毕业生合计9904人,本硕博签约就业共计2822人,不到30%。

  不过,985高校毕业生找工作不难。2019年北京大学总体就业率达98.66%,其中本科就业率97.4% 、硕士99.28%、博士 99.48%,签约重点用人单位分布在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腾讯科技有限公司等处。

   爬坡焦渴

  薪资是就业竞争力的一部分,教育则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大学生的就业竞争力。

  学历层次对薪资的影响显著。2019年南京大学本科生与硕士的平均年薪相差近2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本科生与硕士的平均年薪相差近7万。

  名校考研成逆袭出路。2019年部分985、211高校硕士报考人数增幅最小的都在10%以上,增幅最大的达37%。作为C9高校之一的南京大学,2019年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激增至约2.7万人。

  在本科层面,对985的追逐,催生了近年来的高分复读热。事实上,一些学校的高中成四年了。尖子生们高喊着口号:高三打基础,高四985。

  2019年高考期间,一则被四川省教育考试院辟谣的传闻掀起网络上对复读生的集体声讨,传闻“四川理科高考上演魔幻现实大戏,全省前1万名有6300个复读生!”

  复读不分年龄,大学生在二战考研,高中生选择高分复读,初中生也在蹲班回炉重造。

  2019年陕西省宝鸡市教育局紧急发布中考复读禁令,要求全市所有公立中学、民办初中学校、普通高中、校外培训机构严禁招收初三复读生,舆论哗然。这就意味着,如果当地初三学生考砸了,就再也无法蹲班回炉重造。

  考研、高考、中考的爬坡焦渴,自上向下传导,连幼儿园都不能幸免。中国家长的教育焦虑,从学龄前就开始了。

  “随着经济社会和教育事业的发展,我国教育改革已经步入‘深水区’。‘教育难’问题得到根本缓解。‘上好学校难’,矛盾日益凸显。”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曾表示,优质教育资源严重短缺已经成为当前中国教育领域的主要矛盾。

  学生和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和非理性竞争,直接导致了广为诟病的辅导热与择校风。

  中国有句老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很多人依然坚信不疑。

责任编辑:范斯腾